山大校长樊丽明:山大人不怕坐冷板凳但骨子里有创新精神

发布日期:2021-11-16 04:28   来源:未知   阅读:

  在朴实包容的齐鲁文化滋养下,山东大地有一所底蕴深厚的大学——山东大学。自1901年成立以来,山东大学历经时代的震荡,多次分合,虽被历史大潮反复冲刷,但也沉淀出自己独特的气质。2021年10月15日,是山东大学120岁生日。

  在新时代,一所百年老校如何继续发扬“文史见长”的传统,发展新文科,推进学科交叉与融合,完成“双一流”建设的完美答卷?在山东大学百廿校庆之际,校长樊丽明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专访。

  6月16日,山东大学举办120周年校庆倒计时120天活动,启用120周年校庆倒计时牌,发行纪念封和专属明信片。山大校长樊丽明将纪念封和明信片投入邮筒。摄影/张丹丹

  樊丽明:理解山东大学必须从它的源头开始。山大最早可以追溯到1901年成立的山东大学堂,《山东大学堂章程》是中国第一部大学章程,在当时产生了重大影响,成为此后各新式学堂效仿的样本,也是山大精神的发端。

  根据《章程》,第一,“为天下储人才,为国家图富强”,这是山大的办学宗旨。山东大学起源于民族危亡之际,兴办新学,是为了报国图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科教兴国。因此,山东大学始终要随着时代的节拍,为满足国家的需求而努力奋斗,这是贯穿山大120年办学历程的一条主线。

  第二,山大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才?答案是“三实”,基础扎实、作风朴实、工作踏实。山大人不是以灵活著称,不怕坐冷板凳,但同时骨子里有创新精神。比如,未来科学大奖至今已举办六届,其中四位获奖者薛其坤、马大为、王小云和彭实戈都是山大出身。1901年的《山东大学堂章程》第一章就提出:“大学堂首贵崇实”,崇实求新是山大一百多年以来所坚持的校风,也是一种路径,山大一直在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为天下储人才,为国家图富强”的办学宗旨。

  中国新闻周刊:山东大学过去一直“文史见长”,但改革开放以后,曾经历过一段文科发展的低谷,近年来如何实现文科的复兴?

  樊丽明:改革开放以后,山东大学在学科建设上进行了结构调整,首先就是努力重塑人文学科的辉煌,大力弘扬古典学术。在新时代,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最基本的根基就是文化自信,也就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自信。对于如何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习总书记提出“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我理解后者就是“古为今用”,但“古为今用”的前提是把古典文化研究清楚,同时在“今用”的过程中则要实现创造性转化,也就是把古典的“阳春白雪”转化为当代人的价值准则和行为规范,让古典文化转化成当代的精神力量。因此,弘扬古典,是山大结合新时代需要的一个主动选择,在这方面我们既研究,也转化,比如山大正在做的尼山书院、乡村儒学、社区儒学等项目,都是在进行儒学文化的新时代实践。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11月,教育部新文科建设工作会议在山东大学召开,你作为教育部新文科建设工作组组长,如何理解新文科之“新”?

  樊丽明:要理解新文科之“新”,首先要看新文科的提出背景。文科体量大、涉及面广,但近年来人才培养出现与时代脱节的现象。比如,一些工种被机器取代,传统意义上热门的会计、管理等专业的学生就业难度大,但社会急需的高端管理人才却不足。因此,在时代背景下,如何科学设置文科专业以满足当代需求,成为国家提出新文科建设的一个大背景。

  2019年4月,教育部召开“六卓越一拔尖”计划2.0启动大会,新文科的概念开始浮出水面。在我看来,新文科建设的重点任务可以总结为“四新”:新专业(方向)、新模式、新课程和新理论。山东大学这方面的工作起步较早,在2019年10月,我校发布了国内首个《新文科建设工作方案(2019-2021)》,按“四新”进行顶层设计,基本原则是坚持问题导向,以问题为平台整合学科,打通学科界别,按照人文与社科两大板块,结合校情与优势,分类建设与评价。

  在“四新”中,首先是建设新专业,探索人文学科之间、人文与社科、文理、文工、文医等的交叉融合。山大在全校10个学院内设立了17个以问题为导向的微专业项目,是在本科专业以外,围绕某个特定学术领域或研究方向提炼开设的一组核心课程,本质上是一种轻量型、创新性的学科融合培养思路,包括知识产权管理、国际组织与跨文化交流等专业。此外,山大还积极探索“外语+国政”、“外语+国经”、“外语+法学”等复合型国际化人才培养模式,以及融哲学政治学经济学于一体的“PPE”理论人才培养项目。

  在“新模式”方面,要做到纵向贯通和横向融通,对学术型人才,要推行宽口径、厚基础、长学制的本硕博贯通培养模式,对应用型人才,要加强横向合作式培养,既要产教融合培养,也要校企联合培养。关键是在整合资源,一个学校要自己创设文科新专业,一定要以开放的思维,做好交叉融合的文章,同时要充分整合使用各种社会资源。

  有了新专业,自然也有对应的新课程、新教材,这需要不同学科老师合力支撑,而山大作为一所学科齐全的综合性大学,此前又有注重“通识”的传统,具备培养新文科融合型人才的优势。此外,新文科建设要边实践边总结提炼,并不断优化,因此也需要有新理论的支撑,并且这个新理论必须是基于中国国情和新时代需求。

  中国新闻周刊:作为一所学科齐全的综合性大学,山大在学科建设上有怎样的思路和规划?

  樊丽明:在继续发扬“文史见长”的传统优势之外,山东大学也在聚力做强社科,力争在几个方面有所突破,比如马克思主义理论,治理体系的构建——从基层治理到国家治理,再到全球治理。还有中国特色的财政金融理论,这个领域山大主要聚焦于人大预算监督、地方债等当下中国现实中最突出的重点、难点问题。

  此外,山大也在进一步鼓励基础学科原创、大力发展医学,包括继续重点建设临床医学和扩展附属医院体系。山大的临床医学ESI全球排名进入前0.69‰,主要聚焦于解决重大疾病。近几年,山大正在同步构建“4+4”附属医院体系:在原有的四所医院基础上再建四所,其中的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蓝谷医院和位于龙山校区(创新港)的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龙山院区都是研究型医院。

  在工科方面,山大采取的战略是融合提升。山大工科有一定的基础,但亟待提升整体学科水平和服务能力,因此必须走产教融合之路,紧盯国家急需和产业发展需求,去解决“卡脖子”问题。最后,要大力推动学科的新兴交叉,比如文理交叉、医工交叉,这是山大未来学科建设的一个突破点,具有战略意义。

  樊丽明:国家越来越强调学科交叉,主要是为了解决不断出现的现实问题。因此,不能再按照以前学科导向的思维进行评价,而是要坚持问题导向,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在学科框架下的原有评价体系如何改革。在某些新的交叉领域,原来的评价体系涉及交叉的两个学科可能都不认可,或者不重视,这种情况下如何给予开展学科交叉的学者以更大的激励和发展空间,这需要我们思考和探索。

  山大正在探索建立一个新型交叉学部,如果在原有的评价体系中遇到问题,可以到新的学部来,总的来说是要放松,而不是收紧。在这个过程中,学校要做的另一项工作就是牵线搭桥,是引导学者们更多地去关注新问题,不要一直局限在自己本身的学科中,尽可能多搭建平台促进不同学科之间的交流,让交叉成为自然而然,也就是说,一方面要在制度上改革,另一方面要营造交叉的氛围,双管齐下。

  樊丽明:我们从来不回避自己的短板,近年来一直在努力解决。首先面临的挑战是顶尖人才的缺乏。山东大学是全国高校中少有的学科齐全的综合性大学,但一直“山多峰少”, 就是因为山大缺乏战略领军的顶尖学术人才。从客观方面看,我们地域优势不明显,北上广对顶尖人才的吸引力更大,有虹吸效应。实际上,顶尖人才的成长需要一些条件,地域、学校、学科和人才是互为因果的。从主观方面看,山大自身也必须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解放思想,开拓思路。从2018年起,学校持续在人事和人才制度上寻求改革和突破,比如设立了山大风格的人才体系,加大对人才团队的激励。实施“强院兴校”行动, 推动管理重心下移,使学院真正成为办学实体,充分激发学院的办学活力。下一步,我们的发力重点将放在引育顶尖人才方面。

  另外,如何真正实现融合发展,也是山大当下面临的挑战。在新时代的背景下,“融合”有着极丰富的内涵,包括学科融合、产教融合、科教融合等各方面。我们要结合山大自身的特点进一步深化改革,不断解决发展中的问题。目前学校大力实施一体化发展战略,通过科学布局、理顺关系、协同推进,从而形成合力,真正实现融合发展。针对学校重大问题,必须要集体研究、共同讨论、整体解决。

  山大历史上曾有过两次辉煌,一次是在上世纪30年代,一次是在上世纪50年代。而从改革开放以来,山大正在努力改革,直面自己的问题,努力创造第三次辉煌。

  责任编辑: 高翔打开大众日报客户端阅读全文网友评论滑动提交数据相关推荐视频|“长赐”轮完成维修在青岛载货再次启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