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生:我是一个反面教材

发布日期:2021-11-25 17:49   来源:未知   阅读:

  为了达到个人目的,他不仅自己做出了违法的事情,还把儿子拉下了水。对此,他后悔万分——

  贪官档案:王道生,湖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在担任永州市市长、省政府副秘书长期间,王道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先后单独或伙同其子王健等人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01万元。2004年12月24日,王道生被长沙市中级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自被审查一个多月来,在办案人员的教育下,我认识到了自己违纪违法问题的严重性。面对一件件严重违法违纪的事实,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难道是有着30年党龄、担任过20年领导干部的我所走过的路吗?我曾不止一次地问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一步?是什么原因让我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自从1997年到永州担任市长一职,尤其是1999年重回省政府办公厅工作后,感觉自己的仕途走到了尽头,因为还有几年我就该退休了。当时我身患多种疾病,而且孩子也未成家立业,退休以后怎么办呢?一想到这些,我心中就有些许不甘,并由此产生了趁最后工作的这几年,多搞点自己个人事情的想法。刚开始时,对红包、礼金等小数额的贿赂,自己虽然也拒收了一些,但大多时候是照收不误。特别是对境外“朋友”和身边关系比较密切的“朋友”,更是放松了这道关。对他们送来的钱,我是照单全收,少则1万、2万,多则数十万,最多一次收下了25万元的贿赂。

  我还对高回报的原始股特别感兴趣,一心只想通过朋友关系拥有股份。为了达到目的,我采取了违法的手段,并不惜把刚大学毕业、涉世不深的儿子也拉了进来。这几年来,我不仅没有给他把好关,而且还策划、指使他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

  这些年来,我的一些朋友凡是遇到需要省里部门或者省政府批准的事,我都千方百计予以支持、帮助。有理由的给办,没有理由或者理由不充分的,我也要找出理由来办。遇到我能说了算的事就当时表态准予办,超越我的职权范围就想方设法争取领导点头。最典型的莫过于何述金破产收购湘民药厂了。在此之前,我们就已经“捆”在一起了,所以当何述金要破产收购该厂时,我大力支持。如果说,当初何述金与民政厅共同提出让安塑股份破产收购湘民药厂时,我主要还是考虑为民政厅解决这一多年的老大难,使湘民药厂获得新生的话,那么中途自己感觉到有点变味时,还一味支持何述金,直到后来他送给我100万股份时,我已经不能自拔了。所以,滥用权力为自己和朋友谋私利,是我走上违纪违法道路的重要原因。

  为私利而结交朋友,结交朋友又为了私利,这也是导致我违纪违法的又一重要原因。这些年来,自己结交的朋友圈也不是很大,就那么几个人。我与结交的这几个朋友相互之间都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互相利用。我作为一名被党培养多年的领导干部,完全丧失了正确的立场和原则,乐意为这些朋友们帮忙谋利,说穿了,也是为了给自己更多更大的回报。

  道德修养低下,生活作风败坏,也导致了自己严重违纪违法。本来,我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但随着条件的改变、职位的升迁,我的各方面都起了变化。近10年中,我先后与两个女人有婚外情,并沉溺于这种生活追求之中。

  这些天来,我是在悔恨和恐惧中度过的。面对党纪、法律的制裁,我真是后悔啊!当初不做这些事该有多好啊!今后我将作更深刻的反省,当好反面教材。